+

VIP作品:¥2.99

该书籍是收费作品
需要VIP用户才能收听

会员登录

浮生六记

晚清小红楼梦,写给妻子的绝美情书

00:00免费试听第一章节00:00

本书作者About the Author

沈复,字三白,江苏苏州人,生于乾隆二十八年,卒年不详。沈复出生于衣冠之家,少年随父游幕读书,十九岁开始习幕,二十一岁就聘,一生大部分时间以幕僚为业,流传下来的作品除《浮生六记》外,仅寥寥两三首诗、两三幅画。


特约撰稿人Special Contributor

句芒,文学硕士,自由撰稿人。


关于本书 About the book

《浮生六记》这个书名,出自李白《春夜宴桃李园序》中的句子:“夫天地者,万物之逆旅也;光阴者,百代之过客也。而浮生若梦,为欢几何?”意思是说,天地像一间旅社,时间像匆匆过客,而人的一生就像一场梦,梦境中有多少快乐呢?
   
沈复写作《浮生六记》,便是就这个问题交出自己的答卷——在他沈复的这场梦境里,人生五味陈杂,有哀愁,有乐趣,有豪兴,有委屈,有坎坷,有别离,当然,也有快乐。而这些快乐,都跟一个叫芸娘的女子有关。


本书金句 Key insights

●  余尝曰:“惜卿雌而伏,苟能化女为男,相与访名山,搜胜迹,遨游天下,不亦快哉。”芸曰:“此何难,俟妾鬓斑之后,虽不能远游五岳,而近地之虎阜、灵岩,南至西湖,北至平山,尽可偕游。”余曰:“恐卿鬓斑之日步履已艰。”芸曰:“今世不能,期以来世。”余曰:“来世卿当作男,我为女子相从。”芸曰:“必得不昧今生,方觉有情趣。”
     
●  呜呼!芸一女流,具男子之襟怀才识。归吾门后,余日奔走衣食,中馈缺乏,芸能纤悉不介意。及余家居,惟以文字相辨析而已。卒之疾病颠连,赍恨以没,谁致之耶?余有负闺中良友,又何可胜道哉!奉劝世间夫妇,固不可彼此相仇,亦不可过于情笃,语云:“恩爱夫妻不到头。”如余者,可作前车之鉴也。
   
●  余凡事喜独出己见,不屑随人是非,即论诗品画,莫不存人珍我弃、人弃我取之意,故名胜所在贵乎心得,有名胜而不觉其佳者,有非名胜而以为妙者。